主页 > E生活馆 >《思想坦克》「国语」运动追杀令从未休止! >

《思想坦克》「国语」运动追杀令从未休止!

2020-06-10

《思想坦克》「国语」运动追杀令从未休止!

本文作者为夏途岛,原文标题:「国语」运动追杀令从未休止!,由思想坦克授权转载。

最近,台大合作社在六月一次理事会开会时,其中一位理事以台语发言被制止。并在那次会议中,该理事会还通过决议「日后理事会会议以国语作为交流语言」。该名理事不服,在七月底的理事会上,再次以台语发言。结果会议主席施秀惠在会议中大力拍桌,并用手指着孙理事说出「你没有资格发言」与「请你闭嘴」等言论。

施秀惠表示,之所以用主席职权禁止孙理事以台语发言,是因合作社理事会已于六月的会议中,表决通过由农经系官俊荣教授理事所提出的「日后理事会会议以国语作为交流语言」动议案。而这位农经系的官姓教授还在七月的这次会议上表示:「你有抽菸的自由,但不能侵害到别人的自由,因此会有菸害防制法、禁烟区」,并表示不反对孙理事私底下讲台语,「但不能侵害到其他人开会的自由」。

以上是故事背景说明,相信这类事件在目前台湾是少数,一般人可能也不以为意,有耐心看完上面叙述的各位也算是心胸开阔,有诚心了解事情始末。

目前社会这类事件之所以极为少数,那是因为基本上许多人都接受了华语(俗称「国语」)是通用语。在任何场合使用,都没有意见,即使不被强迫,也会自然而然使用,或接受其他人使用。但今天我们把故事中的台语和华语角色对调,又会如何呢?

一个会议上要求所有参与者必须台语发言,而其中一位成员使用华语发言,当有人质疑他时,他表示使用华语是他的权益,这时候大家会有什幺感觉?

对啊!人家可能不会台语,使用华语发言有什幺错吗?

对,他可能不会台语,而且我们觉得一个人不会台语很正常。

那幺,我们为什幺预设每个人一定会华语?

因为我们每个人都受过国民义务教育,怎幺可能不会国语(华语)?

那幺,让我们把时间调到七十年前,那时多少人会华语?

七十年间发生了什幺事?

这应该已经是国民基本常识,国民党政府推行了国语运动,造成现在这样一个华语社会。

没想到直到今天,我们还在继续国语运动,一个台语人没资格在公开场合讲台语,讲台语跟吸菸一样是一种妨害别人的行为!

我们设想一下,如果今天台大合作社中有一位理事是美国人,他不会讲华语,他只能在会议上讲英语,会被骂「你没有资格发言」、「请你闭嘴」吗?甚至会有人对他说:「你有抽菸的自由,但不能侵害到别人的自由,因此会有菸害防制法、禁烟区」吗?

不太可能吧!在今天这个大学要走向国际化,争取世界排名的时代,有人敢做这种事?

可是,他们就敢践踏台语,践踏讲台语的人!

最常为国语运动政策辩护的说词,就是国家总要有一个共通语。我们姑且接受这个预设,那幺为什幺是以北京话为基底的华语,而不是其他语言?

《思想坦克》「国语」运动追杀令从未休止!

在国语推行时,全台湾使用华语的人有没有到人口的一成都有问题。结果今天国家暴力造成既成事实,使用台语竟然变成了「倘若形成少数霸凌会议之多数、甚或政治化,势将背离公民社会的价值。」真正少数霸凌多数的是华语使用者吧!

许多台语人内心都有一个小小的语言警察,因为害怕被人呛福佬沙文主义,公众场合大多很少讲台语。因为平时在外讲华语讲得太习惯了,甚至也就渐渐对台语生疏。加上在教育阶段全是华语教学,潜意识里把华语当成一种教育的语言,连带对小孩的教养也以华语为主,这些都造成台语使用日益凋零。

一种语言如果不能在日常各种使用,特别又是被禁止使用,它就会变得没用,于是就更没人去学去用,然后它就会再更加没用,这是一个恶性循环,这就是台语面临的大问题。长此以往,不死也难。

像台大合作社这个事件,在许多人眼中是个小事,但许多小事累积起来,就会变成大事。要逆转语言死亡的趋势,一定要加强它在公共场域的使用,而这也是为什幺政府会制定《国家语言发展法》的理由。不管台大合作社如何自圆其说,他们的作为就是违反语言平权的精神,再这样下去,所有本土语言都一定会死去,然后所有台湾既有文化也会跟着死去。

《思想坦克》「国语」运动追杀令从未休止!

如果我们还珍惜我们的台湾,就不该再沉默下去!


上一篇:
下一篇: